白酒凭啥不“伟大” !

2018年4月16日第08期        作者:九石机构执行总裁:向宁        2018-04-25       

亚洲 日韩 国产 有码中国白酒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有“伟大”的实至名归。

老大的日子不好过,特别是沾上“伟大”这个词时更是不单单指自己,而是牵连到整个行业。就在4月9日博鳌亚洲论2018年年会“政商关系的‘亲’与‘清’”分论坛上,茅台董事长袁仁国与新希望老大刘永好就怼上了——

袁仁国:茅台离伟大企业越来越近。

刘永好:说自己伟大的公司往往活不长。

一石击激起千层浪,各大媒体均把袁仁国与刘永好的对话无限放大。一个市值万亿、一个市值300多亿;一个年销售千亿级集团、一个号称千亿级的公司;一个卖酒的、一个卖饲料的;一个敬畏传统产业与传统文化的、一个挑战创新能力与无畏经营的,两个“大家”虽然没有针尖对麦芒,但似乎可以看到我们的中国白酒在社会形象与产业价值方面所遭遇的“偏见”与“不屑”。

匪夷所思,白酒怎么了?难道一个传承千年的产业还抵不上一袋饲料之于猪的“刚需”?白酒为什么不能谈伟大?又为什么不能成为伟大?作为世界烈酒第一品牌的茅台难道连谈“伟大”的权利与责任都要受到抨击么?

戏剧性的是,同台的华谊兄弟CEO王中磊表示:“袁总太谦虚了,茅台一定是伟大的企业,因为它已经存在了上百年。”

在我看来,无论企业大小,无论盈利多少,我们都拥有渴望成为传大的梦想与追求,都有纵论伟大公司的权利与担当,也犯不着在意别人一时眼红就说三道四。

中国白酒就像快消饮品可口可乐,又像将娱乐上升为文化产业的迪士尼,难道你能说可口可乐、迪士尼不是世界级的伟大公司么?中国白酒已经远远超越于物质属性的范畴,更是文艺灵感、情感纽带、领袖人生与国际交往的精神载体,更是中国文化、美好生活的组成部分,在新时代更代表着中国文化向世界频频举杯。

我要为中国拥有茅台、新希望、华谊兄弟这样的行业翘楚喝彩,我认可刘永好先生所说的“伟大不是自封的”,但伟不伟大也不是刘先生一个人说了算的,且不能把“企业家提及伟大”就给定义为“自封”。

我欣赏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所言:“华谊兄弟不拍电影就不是华谊兄弟,但华谊兄弟只会拍电影也不是华谊兄弟,这样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

所以,我们看到了袁仁国先生“不酿好酒不是茅台,只酿好酒也不是茅台”的境界追求以及这些年茅台布局国外葡萄酒、生态农业、大健康、酒旅产业等“走出酒天地”的战略魄力,无不印证着,茅台正在无限地接近“伟大”的公司。

一个万亿级的传统产业,一类滋养了一个民族几千年的中国食品,应该有一家或几家伟大的公司。恰如刚刚闭幕的第七届中国白酒领袖峰会上,中国酒业协会正在运筹的将中国白酒申报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中国白酒应该有这个自信,也应该有“伟大”的实至名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