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讲师·垂直行业全产业链培训前景看好

2017年4月1日第10期        作者:文 / 刘彬 编 / 杨静        2017-08-07       

亚洲 日韩 国产 有码—— 访黑格咨询集团黑格咨询(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长 徐伟

   在徐伟看来,知识不能直接转化为力量:“知识就是知识,知识不是力量,学习知识才能产生力量,学习知识才能产生核心的力量,学是理念习是动作,学而不习等于零。”他提到,对于有培训需求的人,其实花费 88 元、888 元,还是8888 元,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有没有学以致用。从这个角度而言,徐伟认为这证明了面向垂直行业的知识培训是非常重要的。

酒行业缺乏培训渠道建设提供商

   在徐伟看来,当前白酒行业的培训产业很有意思,他对于这个领域有两大观点:第一,酒类行业培训的钱都让行业外人士赚了。

   这从一个侧面说明了酒行业培训的大蛋糕被行业外切走了,因为是外行培训,专业性和针对性不强,这也给酒类行业的对口培训留下了非常大的提升空间。目前的现状是,虽然有一些酒行业人士举行的论坛等在各区域落地,但是就培训的效率而言,远不及行业外的专职培训机构。但行业外的培训机构罕有针对一个垂直的行业讲方法论和技术,更多是讲较为宽泛的理念和概念的东西,而且这几年也做得非常不错。所以,这就给了行业内人士一个很大的发展空间。

   第二,中国糖酒产业大学非常有价值。

   因为做单向培训的收益相对较低,所以培训机构面向酒类行业的垂直性领域的驱动性是不足的,也可以理解为目前还没有单纯做行业垂直培训的公司成长起来。换个角度来讲,当下在培训领域做得很好的机构,都是在渠道建设方面做得很好的,有专门的团队分工合作去卖课、整合讲师。但是反观酒行业,现在是缺乏这一块的。

   这个行业过去是没有人来做整合的,或者缺少做卖课、卖产品的团队,没有一条龙的产业服务。系统的产业服务包括咨询公司、媒体都做的是后端。目前,这些公司主要做媒介传播、策划营销和管理的部分工作,但是前端怎么卖课、卖产品、怎么包装这个产品,老师,在酒类垂直行业很少,也没有专门的人去做这个事。

   但是从需求上看,垂直的培训应该是有很大市场空间的。《新食品》能提出产业大学这种模式,方向是正确的,模式和思考的架构也是准确的。如果说有压力的话,也在前端。

   归根到底,产品设计、师资整合、课程包装、落地推广到卖课程的一条龙产业链,这本质上表明了培训公司并不是内容输出商,而是渠道建设提供商。

   在徐伟看来,中国糖酒产业大学当下要做的是渠道运营商 + 产品运营商的整合体,做酒行业垂直领域的全产业链培训。而中国糖酒产业大学除开拥有媒体端和师资端的优势外,还具备《新食品》工作站资源,可以较为快速地实现渠道端的建设与运营。为此,徐伟进一步建议,中国糖酒产业大学不仅要关注酒行业,还可以扩展到与之相关联的、有很多共通性的大食品行业。

   培训不能一概而论,内容要分层级2016 年,徐伟参加了 22 场九石大讲堂,让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培训的产品要分级,受众面也要分层级,而不要一概而论。

   比如,面向中小型经销商、中大型经销商、全国顶级超商,培训的内容不同、要求不同,需要的课程也不同。

   比如,超级大商更需要对整个公司运营战略的指导、商业模式重构和梳理的需求。举个例子,像桥西这样的公司,一两年模式就要变一次,团队组织也要相应变一次,引入了新的品牌就要做新的规划,围绕新的管理模式、营销模式做落地方案的制作贯彻执行,那么这类企业所需要的培训就是围绕品牌战略和模式落地去构建内容。

   中大经销商的需求又不同。他们企业已经发展到一定规模,人员、渠道都达到了一定水平,而且可能在管理流程上都有一些固化的思维或经验,现在需要的是提升效率,进行精细化管理。具体一点,他们的需求点可能就是如何从 2 亿做到 5 亿,对他们而言,方法不需要多创新,产品也不需要多创新,代理的产品按部就班就那几个东西,但是对于管理细化是非常迫切的,希望能以此支持公司效率的提升。

   中小型经销商的需求是生存与发展。首先要生存面临两个问题:怎么选品和怎么干?所谓选品,就是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选到好产品,在品牌投入不用太大的情况下,通过1-2 年的发展让自己成为一个中大型的经销商,这是他的需求,也决定了他想要的课是选么、怎么选、做什么。所谓干就是选好产品以后回来该怎么干,如商超怎么干,烟酒店怎么干,业务员怎么管……目的就是希望通过培训、找咨询专家深度了解并指导自己的具体管理工作。

   而我们的酒类行业是一个万亿级的行业,从业人员也是几十上百万,因此,如果针对性地为不同类别的经销商提供与之相适应的课程,这是一个难题,也是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