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講師·曾宇: 不負收藏,想做最牛產品官

2017年5月1日第12期        作者:文 / 鄒懿 編 / 楊靜        2017-07-31       

   “曾宇,從事酒文化收藏十七年,坐擁陳年美酒、酒標、酒器、酒文書等藏品數萬件,出了幾本老酒方面的參考書,做了一個行內知名的專注原創酒文化的公眾號。”

   人們提到他的時候,習慣這樣介紹。

   每當這個時候,他總是感激靜置于私人藏品室的藏品。十幾年來,它們默默相伴、數量逐漸增多、品類逐漸豐富。而這些藏品,成就了曾宇,也成就了他對酒的理解:一瓶五六十年代的酒,承載的不僅僅是記憶,更是一段中國酒業在解放后復蘇的歷史;而它的器型、封口及瓶標設計,無一不是代表了所處時代的特征,中華美酒的工藝傳統、歷史人文、地域風物,在這樣一瓶酒上可以得到一一展現。

   因此,在很多人眼里僅僅是“很貴”的一瓶老酒,在他的眼里,是故事,是歷史,是風土。

   不僅如此,當這瓶老酒不僅有可以證其淵源的更早的歷史實物,更有“子孫后代”時——上可追溯百年、下可延伸至今——這一個片段,便變成了完整的傳承。這就是他理解的“收藏”真正的價值。

   然而,收藏的價值倘若僅僅停留在小部分人的自娛自樂中,那么它最終曲高和寡。如何將收藏的價值轉換成普世的商業價值呢?

  “做商業,不只為謀利,更為不辜負收藏。成為最牛產品官,成為近年來我的夢想。”曾宇說。

為何立志成為產品官

   產品是什么?過程是產,結果是品。酒,是一種什么樣的產品?它是水、是火、是物質、是精神、是人文、是情感。一瓶酒的“產”,是將歷史、文化、情感、故事、原料工藝、包裝材質融合的過程;而一瓶酒的“品”,則是最終呈現在消費者眼前的實物。

   對于消費者來說,品最重要。

   對于產品官來說,產最關鍵。

   在人們對生活品質需求日益提高的當下,如何站在消費者需求角度,“產”出符合消費者滿意度的“品”,是當家酒廠的責任,也是值得每一位產品官思考的問題。

然而,遺憾的是,迄今為止,在琳瑯滿目的酒類產品面前,那些奢華精美、富麗高端的酒包裝讓人卻提不起興致,而其中的酒質,是無法與雍容華貴的外包裝相配的。對一個搞了十幾年酒文化的人來說,曾宇認為: “這些產品,并不成功。”在他的眼中,理想的酒產品是有標準的。好的產品,應該具備以下特質:

歷史美:一款好酒,要將“講故事”與“真歷史”結合起來

   在江西曾品堂陳年白酒博物館,這里可以說是中國不同地域酒的資料庫,里面集合了中國大部分酒廠在七八十年代的主流產品,這些老酒由此成為十分珍貴的酒樣。白酒泰斗陶家馳先生曾經造訪,并為這個藏室留下“實樣酒典”的評價。

   實樣酒典,讓曾宇得以觸摸其他產品設計師所無法看到的歷史。不僅如此,十七年來,他傾盡心力將所有積蓄投入收藏,涉獵之物不僅限于老酒,更有酒標、酒器、酒文書,這些老酒文化藏品,讓他在做產品規劃與設計時,充分地將“講故事”與“真歷史”結合起來。

   2016 年的一次資料整理,曾宇在收藏的一本 1955 年《國產名酒介紹》的珍貴文獻中,見到了有關汾酒的這樣一段話: “1949 年世界青年代表會在匈牙利召開時,我國出席代表曾攜汾酒為贈送大會的禮物之一 ”——六十年多年前的歷史文獻以及后來在其他檔案中反復查證證明:在新中國成立伊始,汾酒便作為國禮贈予國外貴賓。他將這樣的發現與李秋喜董事長進行交流,雙方思想的火花碰撞出了即將誕生的“國禮 1949 汾酒”。這樣有憑有據,有溫度的故事,在他看來,是“產”之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成分。

外觀美:好的產品,訴諸美學,簡約優雅、富于情懷

   好的產品,更應該訴諸美學。他并不否認市場上高端華貴的包裝、精巧別致的工藝,但仍想“標新立異”,做出一些有著與眾不同美感的產品。

   2015 年,花間醉誕生。其品名取意自“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它有別于傳統黃酒的茶色玻璃材質,而是用透明玻璃讓消費者可以觀其色、感其濃。不僅如此,纏繞在瓶身上的米黃色紙繩更代表了一種與大地親近的自然原態之美。花間醉一經上市,獲得無數認可,成為目前曾品堂產品體系中最受歡迎的酒之一。

   2016 年,微醺誕生。為了契合其一貫倡導的“小酌微醺”的理念,曾宇與景德鎮陶瓷藝術家切磋交流,最終設計出一款溫婉雅致、手感溫潤的亞光瓶。這款酒瓶定位為“可以插花的藝術品”,并輔以高品級美酒,如今,這款微醺亦是獲得消費者認可的暢銷品之一。

內在美:好的產品,應該有與其外觀價值對應的酒質

   一瓶好酒,除了外在美,更重要還要酒質好。于是,如何尋找到與歷史、美學匹配的好酒,成為曾宇的重要任務之一。為尋美酒,他往往不惜千里親赴酒廠,探尋其生產工藝、驗明其酒品年份、證實其傳統釀造。而這樣的尋酒歷程被命名為“曾宇的尋酒之旅”,迄今為止,他的探尋腳步遍及大江南北,所到酒廠不下百家,在這些酒廠中,通過仔細遴選,挑選了十幾家堅持傳統工藝釀造、有基酒儲存資源、有歷史的酒廠作為原酒供應伙伴。為了提高品鑒能力,曾宇刻苦于對酒類品鑒的感官訓練,讓挑剔的味蕾來辨別酒齡酒質。并且在自己的開發品牌中,也是保證采用傳統工藝、純糧固態釀造的酒,不使用添加食用酒精、香精香料的酒。


   要知道,尋酒之旅是一個花費時間與精力的事情,為什么不自建酒廠呢?有人問道。曾宇說: “一個酒廠的積淀不是兩三年便能做到的,而通過‘尋酒之旅’,可以尋訪不同地域、不同工藝、不同原料、不同香型、不同特色的美酒,讓中國真正有好酒的酒廠更為人所知,同時,讓消費者在曾品堂的產品體系中可以一覽中國酒特色之風貌,享受到真正高品級的特色美酒。”如今,在曾品堂開發的產品體系中,已有清香型、濃香型、醬香型、米香型、特香型、兼香型,未來還將不斷有新的香型擴充到產品體系中。

場景美:好的產品,應該有好的場景以及與之匹配的儀式感

   喝酒,在乎環境,更在乎喝酒的心情。一款美酒,應該有與之匹配的場景、器物,這樣的儀式感,可以延長喝酒的美好體驗,為消費者留下美好的印象。

   打造喝酒場景,絕非易事。至少這件事,曾宇用了三年時間探索,才漸入佳境。

   第一家曾品堂酒道館,迄今仍在當地口口相傳,成為酒文化愛好者必去的傳奇之所。在那里,一瓶瓶老酒勾起了無數參觀者的回憶與情懷,一枚枚酒標講述著曾經發生在當地的歷史,一件件老器物是對過往的敬意與對今人的勉勵——再現酒文化的傳統,這便是我所希望塑造場景的魅力與力量。在曾品堂酒道館品酒,不僅有配套的傳統酒具,更有與之對應的品酒模式與品酒儀式,消費者的品酒體驗,不再僅僅是觥籌交錯、你干我盡,更是一種難得的品鑒學習與對傳統酒文化的理解體驗。

  書有法,茶有道,酒中有天地——這一方天地,是很多人夢想的飲酒之地。如今他將這樣的飲酒之處復制在全國各地,不僅在各地均有酒道館開設,更協助十幾家酒廠進行其酒文化空間與體驗空間的設計與規劃。將酒、飲酒與場景、互動相結合,他認為,這是作為最牛產品官必須做的職責。

   “因為愛好收藏,我依托中國浩渺的酒文化實物,以老酒為標準,追尋歷史;因為十七年所見所感,我擯棄豪華包裝,以簡約雅致的包裝,重塑酒的美學;因為挑剔的味蕾,我親自踏上尋酒之旅,將純糧、生態、年份美酒裝入瓶中;因為夢想與初心,我堅守傳統,用美酒文化場景改變消費者對酒的認知。”曾宇由衷地說。想要成為中國最牛產品官,絕非易事。然而,筆者堅信,唯有理想與行動統一的人,才能推進自己朝夢想方向前進,期待時間給我們驚喜!